🔥六合禅机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22 16:23:00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22 16:23:00

我回家足足躺了2天,没有任何的牵挂,没有任何的打扰,踏踏实实地回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......今天,我再次看到了他,十年前的那个老汉。走的那一刻我都不敢直视他,我觉得我有点对不起他。那会感觉整个病房都是欢声笑语的,患者对我们充满了信任与肯定,那感觉真好。患者的儿子没有任何的质疑和责怪,只是默默地说了一句:“我再去找钱。没有用任何辅助材料,没有用任何医保不报销的物品,这是患者家属的要求也是一次良心换药。从那天开始,我的心又悬了起来。”师兄边换药边对我说。老汉看着我拿着苍蝇拍追着苍蝇,咧着嘴笑着,笑得跟个小孩儿似的。绿脓杆菌是一种致病力较低但抗药性强的杆菌。他的儿子也很开心,没事就和我聊聊天,还问我结没结婚,让我多休息注意身体!那个时候的感觉真好,好像我们是一家人,我们一起在与死神对抗,一起并肩作战,一起在努力。

患者入院后一个月:他自己可以扶着墙慢慢地走了,我们看到了希望,我觉得只是时间问题,他的命保住了。我们眼神交汇的那一刻,他认出了我,他努力地抬起手指着我,嘴里“啊、啊”地叫着,声音很微弱。他是个哑巴,看到我后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两个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我,努力地想坐起来,全身被厚厚的纱布裹着,有渗出,很臭......患者儿子办完了住院手续后,我们用医院的平车推着老汉来到了住院楼。太贵了,换不起了。

很快她回来了,一脸的愤怒,拽着我去了护士的治疗室:“你疯了吧,这种病人你也敢收,我一进门就差点被臭得熏出来,这患者烧伤得太重了,我上班20多年咱们从没有收过这么重的烧伤病人,你显什么能?”她还在抱怨着,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,怕我担责任。

多发生在机体抵抗力降低时,如大面积烧伤,长期使用免疫抑制剂等。没有用任何辅助材料,没有用任何医保不报销的物品,这是患者家属的要求也是一次良心换药。患者入院当天:晚上,我努力地进一步去学习烧伤知识,打电话问主任,问老师......患者入院后第一天:创面的敷料又有大量的渗出,我上午做手术,下了手术给他换药,一换就到了下午,饭都吃不下了,太累、太臭。“他低声说。患者的头上感染最严重,每天我需要揭开脓痂把脓液引出来,每天我都盼着渗出能少一点。

“十年了,您让我父亲多活了十年,我经常和村里的人提起您,您是恩人,这次我爸可能是真的不行了,医生说神仙也救不了他了。

我们眼神交汇的那一刻,他认出了我,他努力地抬起手指着我,嘴里“啊、啊”地叫着,声音很微弱。

他好奇地打量着我,不知道他当时内心在想什么,偶尔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可能是换药的疼痛引起的。

十年前,您没有说过一句话,除了“啊、啊”就是笑。

之后的三天,我一直守在他身边一个小时我就过去看看他,测测体温,观察生命体征,看看创面的情况。

那天,一位病人家属找到了我。

他抬头看了我一眼:”嗯,实在没办法了,住不起了,回来也不收治我们住院,我准备找个敬老院把我爸送过去,能活几天是几天吧。

这就是一个医生的初心,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并呵护这样的初心。

以下是全文:在抢救室里,我遇到了一位“熟人”——他是我十年前的一个患者。一层一层地揭开纱布,有渗出,创面有粘连。

可是我在病房里找不到他了,我慌了,以为出什么事了。“大面积的烧伤,我们治不起了,想回咱们医院住院,我没太大的要求,治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。

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眼神感觉都是那么的涣散,儿子在一旁不忍心看,低着头默默流泪。

我疯了一样跑到他的病房,他痛苦地“啊,啊”叫着,眼睛一直看着我,眼神里好像在说“救我,救我......”后来经检查: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(量少)。

但是您知道吗?十年前我的经验不足,真正救您的不是我的技术,而是我当时那份热情、那份坚持、那份执着,是您和您的儿子对我的信任让我明白了如何做一名好医生。